王子兵法:探访马静芬! 如何在87岁耄耋老人身上读懂“人生四度”


王子兵法探访马静芬! 如何在87岁耄耋老人身上读懂“人生四度”                                                                                         

探访马静芬!

如何在87岁耄耋老人身上读懂“人生四度”?

——《王子兵法》第9期走进褚橙庄园

王子兵法第9期携20位家人走进褚橙庄园,

探访马老(马静芬),

0距离感受什么是企业家精神?

落笔之前,忐忑不安,

虽然笔者参与了本次活动,

和马老近距离接触,

但依然没有勇气把这段经历和感悟记录下来,

夜不能寐......

为什么还是决定要把这段感悟写下来?

拜读完《褚时健传》后,

被褚老的精神感染,

基于浅薄的认识,

也许不能足够表达出内心的敬畏,

但依然希望可以通过这只言片语,

可以让大家感受到这份精神。

20世纪90年代,

一代烟王褚时健通过技术革新和精细管理,

成为和三五、万宝路等洋烟并驾齐驱的国内第一品牌,

当时的年营收已经做到300亿利税。

2001年,

饱受牢狱之苦的他出狱,

74岁选择了新的征程,

“开始只是为了生活”,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在10年后再次称王,

造就一代褚王。

他的个人生活如此充满相对性。

战争、手足永别、行政官员、下放、“右派”、

回城、企业家、阶下囚、老年丧女、古稀之年创业......

这些人生大跌大宕的经历,

都是褚时健一人的关键词,

他的命运线条比别人显得浓墨重彩很多。

在公众眼里,

他是一个承载了浓重时代特色的传奇者,

一个充满了悲情的悲剧性人物,

甚至后面褚橙的成功也显得悲壮。

宽度决定了人的高度,深度决定了人的纯度!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位优秀的女人,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

一生都充满传奇色彩背后的女人-马老(马静芬),

1932年出生,陪伴褚老60多载的夫人,

现任褚橙庄园董事长。

世人皆知褚老入狱,却不知马老也入狱4年。 

2001年,

褚老因为严重糖尿病保外就医,

2005年,

马老也身患癌症。

当时已经古稀之年的马老选择坚持工作,

在她的分享中提到。

董明珠跟她说:我六十多岁想退休了。

马老劝说:

还是别退,你在工业创新,

我在农业创新,

我们一起把产品推向全世界。

源于87年来的积淀,

虽然岁月蹉跎,

但沉淀下来的是人生的宽度,

也决定了她对待这个社会认知的高度。

我们见到的马老,

即便已经年过80,

虽然头发花白,

脸庞瘦削,

但她身上有两点保持了年轻时甚至是少女时的特点。

一是她的眼神。

那是一种利落的、简洁的,

甚至严厉的眼神,

和不熟悉的人见面时,

这种犀利的眼神尤其明显。

二是她的腰板。

她从来都是腰板直直的,

虽然因为年老,

背稍微有点驼,

几十年间也病痛不断,

甚至得过足以击垮人意志的癌症,

但她的腰板从来都是挺直,

全然不像一个87岁的耄耋老人。

马老的出生和褚老全然不同,

她的父亲早年是兴文银行上海分公司的襄理,

从云南昆明到上海滩工作的高级金融职员,

收入和社会地位都不低。

抗战期间,

马静芬和家人辗转昆明、重庆、上海,

生活虽然有些颠簸,

但家庭小环境却是富足安逸的。

1953年,

马静芬从部队退伍,

被分配到昆明附件的呈贡县中心小学教书。

缘分总是那么微妙,

期间认识了当时在地委行署工作的褚时健,

那年马静芬21岁,褚时健26岁,

两个人的缘分就此开始,

婚姻生活也开始了。

先后陪伴褚时健一起经历长达60多年的奔袭:

“红光农场”、新平嘎洒、新平糖厂当厂长、

玉溪卷烟厂厂长、入狱、重返新平种橙......

当问起为什么要种橙的时候,马老这样说:

“为什么要种冰糖橙?

因为我们两个都关在监狱里面,

老头只是判的刑,没事就出来。

我关了四年多,

那么出来以后说直话,生活怎么办?

只有我的退休工资了,退休工资几千块钱,

两个孙女还没有工作,怎么办?”

种果树,对马老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

工农兵学院,她在农和商方面最缺乏经验,

以往褚老的工作她不能也没想过要参与,

但这一次不仅是褚老的最后一搏,

也是整个家庭重拾欢乐的机会。

如果她和褚老一直都是以一个劫后余生的姿态生活,

这个家庭的气氛永远都是低沉的,

即便有点滴的欢乐也会稍纵即逝。

褚老和马老都不是这样委曲求全的性格,

他们俩从年轻到老,

在意志方面,向来都是强者。

什么是马老的人生深度?

2005年,

马老被检查出了癌症的症状,

在经过一次检查、二次切片化验后,

被诊断为直肠癌,

马老在最短的时间内做了手术,

然后医生安排她开始做化疗,

这是癌症病人最艰难的时期,

化疗带给身体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打击是难易承受的,

74岁的马老经历了人生中的又一次挑战。

“什么叫苦?什么叫累?

当然从我现在来说,

只要身体好,其他问题没有。

如果是病倒了,睡在床上了,

我还在说的话就就是假话。

我只要能在这里跟大家说,

或者是他们请我到大会去说,

就是我的使命定了,

就是一个是传承,一种精神,

传承一个品牌,传承一种精神。

 这就是我的传承! ”

马老这样说。

“因为有一次我卖橙,

一个到上海,

一个到杭州,

一个在昆明的年货街。

我打的一个【褚时健种的云冠牌冰糖橙】,

老头子都担心,

不要拿我的名字。

那个字要那么大,

不要拿我的名字这样下去。

我就想把他放出来,

是因为病,保外就医。

那么你不让他做事情,

怎么一病怎么治病,

所以我就偷偷的没跟他说,

他不让我就偷偷的贴出去,真起作用。”

什么是马老的人生纯度?

“如果我的东西不好,解决办法,

就是我尽量提高质量,我们就是一个口号:

提高质量,降低成本。”

“我们是绿色食品,不敢随便用农药。”

为了让橙子品质更好,口感更佳,

褚老让生产技术部在果园里设了几个试验区,

用配比好的不同肥料进行试验,

把试验的结果交到实验室,

进行记录、对比和分析,

褚老用科学的精神给橙树带来了工业化气息。

肥料结构的问题解决了,但产量不够!

褚老判断出,

应该是果树过密导致结果状况不佳,

果树过密使阳光资源、土地肥料分摊过多,

单颗营养不足,导致挂果不多,

于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砍树才能增产。

岁月就像一条河,

褚老和马老共同经历60多年的风风雨雨,

一甲子的相伴相随,

共同经历了国家和个人的各种风浪,

共同面对过生死。

虽然褚老已经仙逝,

但留给我们的是一种精神,更是一种传承。

通过短暂的交流,

从一位86岁耄耋老人身上,

“人生四度”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王子老师的发言也讲到:

“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追求不败自胜。”

褚老和马老60多个春秋相伴,

如果从阶段经历来看,

确实跌宕起伏,

但用一生的时间来镌刻,

淋漓尽致的体现出了不败自胜的整个逻辑原理。

褚氏产业未来会怎么发展?

总有好奇的人问到马静芬有关传承的问题,

马老和褚老有着同样的回答:

他们各自管理了一块,

谁做得好,谁以后就接班!

有时想想,

在褚老身上也好,马静芬身上也好,

所谓的产业、财富都是可触摸可计算的东西,

他们的精神和想法、做事的方式,

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真正的传承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