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兵法丨匠心研学之旅】用新商业思维拆解不一样的日本企业(五)


2019年11月19日-27日,《王子兵法》日本匠心研学之旅已圆满结束。

11月20-25日,王子兵法一行走进茑屋书店,探索精益管理之道,参访“里千家”,体验日本茶道修身之道;

拜访“汉方药局”,探索医学传承之道;造访“小津和纸”,探秘360年手工造纸匠心之道;和汪先恩博士,共探日本汉方的现状与中日交流。

游学“须藤本家”,探索878年造酒经营之道;走进CYBERDYNE,感受科技强国之道。

走进京瓷博物馆——近距离了解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近观“故乡之家”,探索健康养老人文之道;探访“清水寺”,探究千年古寺的生存之道。

11月26日,是匠心研学之旅的最后一天,之后他们又去了哪里呢?

第十一站

游历“黑谷和纸”,体会手工艺人的精神传承

传承着800年传统的黑谷和纸至今仍然坚守着手工抄纸的技术,他们又是如何将这一份匠人精神世代相传的呢?

京都市内坐车不到2个小时,沿着河岸边的国道走,会看见看见一座小桥,穿过小桥就是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和纸的故乡(和纸之里)”。

这处被深山包围的隐居所,是800年老字号<黑谷和纸>的产地。

黑谷和纸是旧时候,日本平民的用纸,质朴实用更像一种生活用具。

在艺术的世界中,社会性和知名度也是品牌附属价值之一,可在这些匠人的眼里,反而是无名氏坚持创作的模样,才是作品能打动人的地方。

相传1500年前,一位美丽的女神,在冈太川上游附近出现,她把造纸术传授给了日本人,于是这位叫做「川上御前」的女神就被奉为越前和纸的祖先。

据日本历史学家考证,公元4—5世纪,纸随着文字开始由中国传入日本。

中国的造纸术传入日本后,日本人以其独特的原料和制作方法,成为了现在大家所看到的和纸,这项传统制纸工艺流传至今已经超过一千年,成为各地的文化遗产,即使在今日,仍有许多艺术家仍努力维护、传承这项传统工艺。

就像所有的日本传统技艺,制纸同样需要高度的专注力、准确的执行力以及一颗平静的心,从材料的收集、准备,到之后的抄纸、挤压、风干等步骤,工匠们熟练而形云流水的动作,往往都是多年经验的累积而成,所以看似简单其实却一点也不简单。

采收下来的纸桑树经过蒸熟、去皮、晒干,然后煮沸、去除杂质、捣捻打烂、裁切,才会进入最重要的抄纸步骤。

抄纸需要双手不断摇动着筛子,好让纸浆纤维分布均匀,成为厚薄一致的纸张,纸张的厚薄取决于筛子摇动的情况,而这也是最仰赖过去所累积的经验与技巧的步骤。

最后,湿答答的纸经过重物挤压水分、自然风干后,才会成为和纸。

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在这个缺乏工匠精神的时代,做产品不仅仅是一种物质行为,更成为一种实现理想的人文行为,对于产品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来自于每个细节的打磨和探究,是基于一种将细节做到极致的欲望,是对此前的颠覆,需要全身心的投入。

王子兵法》一直在探索,工匠精神不是因循守旧,它是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不断创造新工艺、新技术的过程,是一种传承与创新的并存。

第十二站

走进唐招提寺,神游1260年古刹宝寺

从车站到寺庙大门,下车其实还要往东走个十分钟。

一路上四周都是农田水渠,一派乡野风光——别看这里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是个村儿,但是在当年,却是奈良时代日本首都平城京的核心地带,唐招提寺最早是由一座贵族府邸改建而来,差不多和东大寺是同时期建造,但是就地段来说比东大寺这种国家级寺院还要好。

然而“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当时的宫室殿阙已经一概湮灭无闻,最早的那座东大寺也早已化为尘土,只剩下眼前这片郁郁葱葱农田树木掩映下的唐招提寺,以及它对面那座药师寺中的东塔,仿佛还在诉说着这里一千三百年前的辉煌。

与药师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一路之隔的唐招提寺——这里表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中国式的气度、以及胸怀。

这里似乎有某种精神穿越了一千多年的时光,时至今日都深深地打动着人心,让无数人为之动容。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不相信中国还留存着唐代的建筑实物,日本人更是四处宣称“中国已无唐代建筑遗存”,“要看唐代建筑需要来日本”之类的论调。

可是中国传统建筑史的祖师爷梁思成偏不信这个邪,他按照敦煌壁画的线索,不辞辛苦费尽周折,终于在山西五台山深处找到一所自唐代幸存至今的佛光寺大殿。

梁思成曾专门撰文,力证除了唐招提寺因建有前廊导致房间进深比佛光寺短一截以外,佛光寺大殿和建于它之前几十年的唐招提寺金堂在关键建筑比例以及结构上有着“惊人的一致”,应为当时唐朝通行的建筑样式。

在推翻日本人学术结论的同时,他又不由得感慨——“对于中国唐代建筑的研究来说,没有比唐招提寺金堂更好的借鉴了。

如今,人们把芭蕉的俳句写在木牌上立于唐招提寺开山堂前,不是每一位前来参观者都能见到天平时代的国宝造像,然而,只要有情,终究会在这千年古寺中得到“千山万水终相见”感动,拜别之际,唯愿大和依旧照耀我们,在黑暗中行路,保佑善良的人,秉持自我,不失正直,永远不要对未来失去信心,美好即便永远不能实现,也一定会代代相传。

离开唐招提寺,也意味着王子兵法日本匠心研学之旅至此告一段落。但是旅行的宴席绝不是结束,而是王子兵法成员们一生交情的开始。

正如王子所说,旅行的意义,不是为了拍拍照,发发朋友圈,更不只是为了开开眼界,多一点酒桌上的谈资。

旅行令人着迷,一路上所遇所见都能为内心带来启发与改变,那是种源自于心灵能真切的感受到自我的成长与蜕变,让我们更加成熟更加谦虚更加知足,最终我们将趋近于我们灵魂更深层的自己。